{ SKIP }
文:MenClub 魏文青  
POSTED ON 16 Jun 2017


八十年代是香港電影最光輝的十年,那時的香港有東方荷里活之稱,出版的電影風行亞洲,捧紅過無數知名演員,有的是英俊小生、有的是豪情大亨;有的是青純玉女,亦有的是性感艷星。而隨住香港電影走下陂,這些昔日的熟面孔也慢慢地消失於銀幕以至大眾的目光之前。年輕一輩要欣賞他們的風光,唯一的渠道大概就是每周日的「道X星期日影院」。而透過這個時段而成功在年輕一群心中佔有一席的,當數萬梓良與吳嘉麗。

萬子哥近年專心於內地發展及打理自己生意,嘉麗姐亦退居幕後做導演,香港的觀眾就難得看到他們二人演出。難得今次《今晚打喪屍》成功打動兩位參演,我問是不是「久休復出」?萬子哥用非常和藹的語氣答到:「不應該這樣說。」



萬梓良:「我沒有久休。」

萬:「雖然我們在香港是比較少演出,但我在國內都有電視劇、電影、舞台劇、演唱等工作。雖然說我長時間都留在國內,但對香港的電影、電視、舞台劇的發展都很了解、很關心。所以不能算是『久休』。」

麗:「我就更加不算『久休』吧!其實這幾年我都有電影作品,只是有時是演員,有時是幕後導演…」

萬:「你不找我?」

麗:「怎麼敢請你呢(笑)?第一萬子哥很難請,他在國內有很多作品,今次《今》能請到他來演也是很難得。而我參演的原因也是因為有萬子哥,和有喪屍!這是最大的兩個吸引之處。當然也想試試和阿聰(張繼聰)和白只等新演員擦出一些火花。始終我們不是同一個時代的演員,所以很想從他們身上看到新演員是怎樣做戲的。」



「吳嘉麗演得很危

根據萬子哥所說,當日是嘉麗姐帶著導演、監製、出品人親自找上門請他參演《今》,嘉麗姐甚至笑言「萬子哥不拍我也不拍了」。

麗:「萬子以前做的角色多是大哥、豪客,但這套戲剛剛相反,他演一個釋囚,和舊時的形象很不同。但我相信萬子哥一定可以有新的面貌給觀眾看到,原來他也可以做落泊的角色的!」

萬:「我也是借這個機會稱讚一下嘉麗。因為在戲入面的角色,我和她是青梅竹馬一起長大,後來因為很多事而不能順理成章地在一起,更因為一次交通意外而跛了腿。到我的角色坐完牢出來,看到她因為感情和意外而失去昔日的光彩,於是就有一場戲去剖白,究竟當年發生什麼事在會搞成這樣,將誤會解開。因為是對剪的戲,所以先拍我的部份。到嘉麗的時候,她演到完全虛脫,一路哭、一路哭,哭到收不了,完全地墮進角色之中。這是作為演員很歡喜的事,但其實也很危險的…」

麗:「我的角色對這個男人是又愛又恨的,所以當他回來剖白時,我是在問『為什麼你要回來找我?』是對他的控訴,也是對天的控訴,鬱結了這麼多年,所以那場戲是一定去到虛脫的,就算導演叫停其實都收不回來。」



要為繼承者打氣

兩位前輩都說很想跟新一代的演員合作,看看他們與自己當年有什麼不同。既然電影已經完了,兩位又有沒結論?

萬:「基本上是一樣。拍戲是會上癮的,拍著拍著你自然就會有要求,怎樣演得有特色一點、有層次一點、立體一點,這些都是演員自己的考慮和創作,當然也有劇本做基礎。我覺得每一代的演員,成長都是需要時間、要演出機會。所以我很開心自己是個演員,真的很高興,因為我經過很多考驗才可以成為演員。」

麗:「我也是!演員每套戲都不同角色,有有錢的、有沒錢的;有些遭遇很好有些遭遇很差,所以可以演很多不同人生,可以很貪心地做很多世人。而跟新演員合作就會回想自己後生的時候,但我們那昤一日九組,,一年拍十幾套戲,所以有很多機會去『操』,相對來說現在的演員機會少了,但現在器材上也幫到很多,以前打的要自己打,跳山的可能也要自己跳,這些是不能比的。但希望不論是我們還是新演員,都可以為香港電影出一分力,始終不能沒有香港電影的嘛!」

萬:「我再補充一點,不止是我們演員需要新力量,就算是幕後、群眾演員、製片、宣傳都需要新力量,所以我要為我們年輕一代的繼承者鼓掌、打氣。」


(完)


Editor: 魏文青

Photo: Sam @ MenClub.hk

Video: Dave @ MenClub.hk


常說動物無性,張松照就說「人會變心,狗唔會!」
people
【每個男人 都有故事】第二十四集:香港甲級練狗師-張松照
20 Nov 2017
Stella Chow周沂,七年來躲在幕後不斷創作,又當過雷頌德、黎明、李治廷、JW的製作人,有什麼令到她今時今日毅然轉戰幕前當起「樂壇女新人」?
people
沒有什麼放不低 - 女歌手及製作人 周沂
20 Nov 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