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 SKIP }
看《真情》大的,會把鄭子誠記成眨個眼都是奸的「完美奸人」,聽電台大的,卻會把他理解成極度靚聲的「完美情人」,多年來他就在這兩個極端中游走,漸漸成了其幕前的特色。但在幕後的他,身份卻是和大家一樣簡單,就 ...
大家未必關心大台的電視節目,但大家一定關心節目裏有什麼美女。正因如此,就算明知大台的《美女廚神》換了主持肯定不是同一個味道,大家還是忍不住留意內容,尤其是一眾堪稱「新鮮」的美女學徒,更是叫人眼前一亮。 ...
問到當年「溫拿」會不會爭女?陳友導演說:「通常都不會的——因為女生全都跑去阿倫阿B那邊(笑),只有些漏網之魚過來,『四眼仔你沒在忙吧?』、『沒呀沒呀怎樣了』這種,所以很和平,不用爭,不能爭。」 ... ...
「男生其實也是一樣,我不會覺得是他要賺很多錢還是怎樣,其實都是看大家怎樣面對問題。因為一個家庭一定會有很多問題,小朋友怎樣養怎樣教,或者家中長輩突然發生什麼事的時候怎去處理、應對,真的要大家的心遲到成 ...
人們常說「演而優則導」,看看剛剛過去的香港金像獎最佳新導演的提名名單,這似乎是近年香港電影界的常見現象。而要說「演優」的男演員,由當年的「化骨龍」演到拿影帝的「洪荊」(《証人》)和「賤輝」(《激戰》) ...
馬雲拍《功守道》大家應該有看過,但其實在馬來西亞也有一位生意人,在發跡之後自資拍電影一圓明星夢。
自卑-自信-自大,三個我們經常遊走的精神狀態,失衡很簡單,平衡很難。一向在大氣電波聽到余迪偉明亮的聲線,直到訪問當天見到真人,散發著明亮自信的感覺,那份自信是很真實很自然的。 一說起余迪偉,大家 ...
不真正去愛,不真正被愛。到現在,還在質疑愛情是什麼?你,也是這麼一個男人嗎?關楚耀,也許就是這麼一個男人。
在這個繁華鬧市之中, 要做一個簡單的人很難,要做一個簡單女藝人也就更難,偏偏Jennifer就是一個簡單的女生。簡單到大時大節不用大餐,只求一份有心意的禮物。 ...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