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 SKIP }
文:MenClub 魏文青  
POSTED ON 17 Dec 2020

如果你去Wikipedia查看,你會發現Dear Jane這個組合早在2003年成立,06年及09年更加出過兩隻大碟。但要說到他們受廣泛大眾認識,就要數到2012年出了《到此為止》之後,也即是樂隊經過人事變動、簽新唱片公司、以目前大家所熟悉的成員組合Tim、Howie、Nice、Jackal「安定」下來之後。

說起創立組合後的頭幾年, Howie說:「之前我們是玩Pop Punk,是好開心的音樂,但樂隊之中是很不開心、像有個烏雲籠罩着我們幾個人。我現在回想起——都過了那麼多年,不怕說啦?——是覺得每一日都要扮,上台也不興奮,因為太多東西要顧慮,很不開心但要扮得很high。那幾年的經歷,以夾band來說其實是不好的,但就是我們幾個人都有個心要去測試自己,能否用我們當時喜歡的Pop Punk,佢做一點東西出來,才會硬着頭皮繼續行下去。」

當年的壓力來自幾方面,第一是當年樂隊的概念還未流行,那時Mr.好像還是叫White Noise。」Tim說,而Jackal 補充,「(表演主辦方)有個台,但沒有樂器,原來樂隊是需要樂器的。所以人家九點到,我們七點多就到把所有東西set好。」市場上沒有一個成功的樣板讓他們去跟,就只有自己一步步尋找樂隊該如何發展。同時成員之間也出現很多磨擦,最後導致其中一名成員離隊。

「也不能說是誰對誰錯,只是真的太多衝突。」Howie說,「那五年的經歷,我覺得是個預備,原來那只是暖場。我覺得Nice加入後、我們準備做一隻新碟、簽了現在的唱片公司,才是正場的開始。」

所以對他們來說, Dear Jane的真正誕生日,是在2012年Nice加入成為鼓手開始。「第一次Nice 入來打鼓,大家講完Hello就沒再說話,他也不出聲,我們也沒有問,就開始夾預備好的歌,一口氣就唱晒。但我記得那個感覺,就好像重新帶來一點生氣,是很爽、很開心、很享受。」回想起四人第一次夾Band,Tim如是說。

Nice 說當初會加入Dear Jane,除了因為本來就認識Jackal、與其他成員也有幾面之緣外,另一個原因就是大家都鍾意「玩」同一類音樂。「一切純粹都是想玩。我們幾個聽的音樂類型都一樣,有沒有想太多。可能就是因為這樣,才發生了後來那麼多事。」

另一個轉折點,是Dear Jane加入華納唱片。「原來唱片公司是這樣運作的!」Howie笑說。他們強調公司給他們很大的自由度,沒有強迫過他們做任何一首歌——換言之,大家印象中Dear Jane的那些「很商業」的歌,都是他們自然地製作出來。因為找到樂趣。不是拿獎、不是出名,而是我上台唱一首歌,觀眾會開心。由那時開始,我們就發現自己的使命,是為觀眾做音樂。」

Dear Jane的「成名作」《到此為止》,其實也是在同一個背景之下出現。據說,當時唱片公司是打算舉行一個Dear Jane的音樂會,後來因緣際會下變成一個CrossOver的音樂會,於是公司就叫他們「求其用電話錄幾句對方的歌」做宣傳。「痴線嘅,要錄就當然是進錄音室錄!」Tim笑說,剛巧那時連詩雅出了《到此為止》,我們用兩日時間做好錄音、混音,再交給公司。將一首抒情歌 (Ballard)變成強力抒情歌 (Power Ballard),這個過程我們也很享受。我們還用很微小的預算,找些朋友幫忙,拍了個MV……」

那個預算是微小到沒有playback,所以他( Tim )找件有帽的衛衣,把電話放進帽內方便咪咀......我覺得很聰明!」Howie補充。

然後就是歌曲爆紅。Nice笑說那時聽過人說這對新Band幾好喎!」;Tim就說聽過「Dear Jane首到此為止好正,連詩雅都有翻唱。」「其實就是貪玩。貪玩嘅角度去做一首歌,有這樣的反應,我覺得是我們的轉捩點。」Howie說。

《到此為止》之後,就是大家熟悉的《無可避免》、《不許你注定一人》,以及MV把觀塘拍得極其浪漫的《哪裡只得我共你》、《只知感覺失了蹤》和《經過一些秋與冬》。亦是由這個時候,網上出現「只懂唱情歌的Dear Jane不是Band」的說法。

「刻板印象是有的,」Tim說,例如你看到一個黑人就覺得他一定是唱Hip Hop ;看到Mr.,你會覺得他們是五個Band仔;但你看到我們幾個,我們自己都知我們不似(Band仔)。但對我們來說『夾Band』就是幾個玩樂器的人,走在一起玩原創的音樂,就已經是一對Band。」

Jackal補充道:「我們為什麼要走在一起,是因為我們想玩自己的歌、喜歡的音樂,那如果有朋友欣賞我們,其他人怎樣去標籤我們,其實也不用太介意。有時大家看到的只是外在的包裝,可能是形象上,可能是這對樂隊有多少艱辛、故事去包裝音樂,可能四個人咬一條麵包去捱過那些日子......但其實我們想分享的不是我們的辛酸史,不是我們有多偉大多厲害,而是我們做了些好的音樂,不如你試聽。」

有趣的是, Dear Jane的新碟《Limerence》(意思是純綷的、不能自拔的愛),十首歌十首都是情歌。其實大家每年聽到的那些《到此為止》、《不許你注定一人》之外,中間我們還盡了最大努力插些我們喜歡的Pop Punk進去(Jackal:我數過大概是每三首這些才有一首情歌),對,但是是沒有人聽過的。」Howie大笑,「所以今年為什麼出隻全情歌的碟,是因為我們投降了(笑),你覺得我們只唱情歌,『Dear Jane一年出一隻情歌咁廢柴』,我就成隻碟都是情歌,你吃不吃得消?可能很蠢,我不知道,但我覺得好好笑。」

觀乎大碟中目前推出了的哀的美敦書、銀河修理員、最後一間唱片鋪的反應,似乎大家又的確非常吃得消Dear Jane的情歌。「這一隻大碟入邊有些歌,其實有幾年前就已經想出,但一直都沒有被選上。《Make Me Stay》本來是寫給零九年出的那隻碟,但不知為什麼當年沒有出」Howie說,入到現在的唱片公司,其實同事們也喜歡,每兩三年就提起:不如改下這裏可能出到、改下這裏可以賣給其他人,就是一路都不成事。直到今年是自零九年後第一次有機會出大碟,就將我們這十年來寫落的的兩三隻歌掃進去, 真的是為自己而出,好開心這些光能見光。」

Nice:「其實令到我們覺得好玩或者有成功感,有時是音樂會上聽眾直接告訴我們原來是這樣的。我好記得,到現在也會說起的一次,是有場表演玩完,有對情侶走過來問可不可以與我們影張相,但眼見那個男生已經眼濕濕、女朋友已經在哭,兩個都在哭,我問幹嗎呀?幹嗎哭呀你們?他說『你們的歌紀錄了我們的愛情故事,完全紀錄了』。原來我們的歌,每首都紀錄了一些故事,原來Dear Jane的使命就是這樣,就是用歌去紀錄故事。可能未必是好宏大的故事,但就像我們的名字「Dear Jane」,是一封信,可以寫到封信給人,我想這個就是Dear Jane的好玩之處。」

Editor: 魏文青

Photo: Dicky ma @ Dicky-manana.com

Video: Ivan、Casper @ MenClub

Makeup: German Cheung

Hair: Jamie [email protected]

Styling: MR. BIG Children

Wardrobe: Hugo Boss, Canada Goose, Club Monaco, LeVI'S, The New Black Optical, Zenith, TAG Heuer, Girard-Perregaux, Swatch

葛民輝 (Eric) 答應我們做訪問的同一日,他在IG上Post了一張破爛的守門員手套相片,配上「是一個家境清貧兼孤單的守門員」的文字;在更早前,報紙又有報導說他的公司已經兩年零收入,但依然堅拒裁員,「外面風大雨大 ...
people
【MenClub People】應該啦 - Eric Kot 葛民輝
21 Apr 2021
正當大家以為林作與鍾培生的「培心擂台」暫告一段落,大家可以坐等九月擂台分勝負 (起碼我本來是這樣認為的)。誰知這個時候,曾經參加過2016年《香港先生》的梁裕恆 (Flow) 卻在這個時間發文,指自已「睇唔過眼」、 ...
people
【MenClub People】睇唔過眼 - Flow Leung 梁裕恆
02 Apr 202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