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 SKIP }
文:MenClub 魏文青  
POSTED ON 17 Jan 2018

人們常說香港演員青黃不接,來來去去也是那幾位男的、那幾個女的,沒新意更沒誠意。但青黃不接的確是事實嗎?

其實近年有多名男女新演員從不同渠道冒起,這邊廂有楊偲詠、袁澧林、劉俊謙、吳肇軒、余香凝、胡子彤等慢慢企穩;另一邊廂又有陳凱詠、李嘉豪、黃定軒等除除冒頭——這還只是我隨口說得出的名字。香港的新演員其實有很多,欠的只是一個能讓大家看到、認識並記住的機會。

而對梁雍婷(Rachel)及顧定軒(Zeno)來說,他們的機會來得早,也來得遲。《藍天白雲》早於2014年開拍,作為金像導演張經緯執導的首部劇情片,又以2000年的紐約少女弒父母案為靈感,單看牌面就能預想是「拿獎電影」,對新演員來說也是個好的起步。誰知拍完後電影一剪就剪了三年多,二人的起步也就推遲了三年,連Rachel及Zeno都有想過:「是不是不會上映了?」

R:「這三年我一直都很知,為什麼導演要剪那麼久呢?究竟我們拍了什麼呢?也有想過是不是自己演得很差,所以你怎樣也剪不走我呢?心中一直都有很多疑問。」

Z:「又因為我們這三年都很難跟導演聯絡上,所以真的很好奇究竟發生什麼事。」

R:「我只是很希望就算不上映,求求導演也給我看一次(完整版本),不管你剪成怎樣我也想看。因為我們拍完的三年內真的從未看過拍成如何。所以先不論它會不會上映,我真的很想看看大家一起創作,那麼投入,會成為怎樣的一回事。純粹好奇而已(笑)。」

從製作特輯得知,Rachel與Zeno在試鏡得到角色後,還在張經緯導演的指導下進行過大量排練,甚至有很多二人之間的互動方法、角色的生活習慣,都是二人提出後再加入的,可見二人對角色的投入之深。亦因為如此,在拍攝過後要如何抽身,也就成為了兩位二十出頭的年輕演員要面對的問題。

R:「我以前是個很直接、沒太多複雜想法、深入的情緒的人,但因為我真的用了全力去做,拍完後又沒人將我拉回來,所以我就花了很多時間去讓自己走出這個陰暗的世界。我很慶幸的是可以約他(Zeno)出街,他又會說:『你不用那麼緊張啦,有什麼所謂呢~』,慢慢幫我渡過這些日子。」

Z:「所以我是比較幸運的,因為Eric(角色)是很依賴她,到拍完了我還是繼續依賴她(笑)。所以對我來說不用什麼走出來的,我還是用顧定軒的身份和她相處。」

「等」,除了是一首好歌,大概也是大多香港演員最常做的「工作」。有人說演員是被動的,每個人每天都在等機會、等上映、等有人注意。但「等」也不一定是乾等,對等了三年的Rachel和Zeno來說,這三年其實是重新裝備自己的時間。

Z:「人們常說演員很被動,但我覺得不一定的。我們在《藍》的角色也是自己在網上搜尋到,再去試鏡試回來的。我永遠相信總有些東西是我們可以做,主動去找機會的。我拍完《藍》之後就覺得自己有很多不足,所以這三年就不停找學生作品去拍,數一數可能都有二、三十部(笑)。但這個過程令我更加珍惜每一個機會,亦是我學得最多的時間。」

R:「其實你每一次得到一個演出的機會都像人家見一次工,那正常人不會每個一星期就換一次工的嘛,但我們就是每日不停見工、不停被選擇。我不會說這樣很辛苦,或者人家不選我就會氣餒,但我也不會說這三年我沒有被磨滅過,我有的。說真的,到頭來我也是要賺錢而已,收入又差不多,那我為何不去做一些不屬於這行業,讓自己休息一下的事呢?我相信這些人家認為不太容易的經歷,是可以幫到我日後做戲。無論你遇到什麼,可能你會離開這行十年,但最終你想做演員的話,可能你四十歲時就會做到。」

經過起起伏伏,《藍天白雲》不僅終於上映,更贏得口碑,兩位新演員亦備受讚賞。三年過後再回望《藍》,對他們來說也不只是一個事業的起步點,而是有更深的意義。

R:「我覺得《藍》這套戲對我的意義,就是要堅持過一些你想過的生活。當然你未必要做一樣極端的行為去爭取,但只要你相信是對的,就應該要一直堅持走下去。就到底你都只是為自己而活,這個世界都是掌握在你自己手上,可能有時你會做得不對,但也不要後悔。」

Z:「我覺得《藍》對我來說是一個釋懷來的,因為我自己也有一段中學時被欺凌過的階段,而這部戲是教懂我要給自己多一點勇氣。遇到不公的事,或者你覺得不對的事,我覺得應該要出聲或反擊。」

(完)

Editor:魏文青

Photo:Dave @ MenClub

Video:Jo @ MenClub

譚校長:除了工作就係踢波 能夠有機會和大忙的譚校長譚詠麟做訪問,吹吹水,自然就知道校長未言退休,除了週週有波踢,仲期期有碟出,譚校長又有新的廣東大碟推出啦!打開維基睇一睇校長的威水史,第一張的粵語 ...
people
譚校長:除了《音樂大本型》工作閒來就係踢波
16 Nov 2018
「有一個造型是在泡泡浴裏拍的,沒有穿衣服,我又很輪盡的踩到去水的那個掣,水位就一路跌,再放水,我又再踩到,如是者我踩到三次,整支泡泡都用光了,到最後有些照片是走光了的,所以放不進寫真集。」 ... ... ...
people
首選 - Miko Wong 黃潔琪
26 Oct 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