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 SKIP }
文:MenClub Raphael  圖:互聯網
POSTED ON 10 Jan 2018

傳說香港的濕凍凍絕全球,而今天是入冬以來氣溫最低的一日,新界地區朝早得幾度,不想起身返工的巴打,可以大條道理Port Sick。其實香港的凍,除了濕度高以外,還有少開暖氣的問題,不過,我們的冬天,對高登仔或戰鬥民族都是Nothing。

寒冷地區如俄羅斯、加拿大,甚至極地環境,氣溫可以低到去零下40至60度,西伯利亞人頂得住,那他們的腕錶又頂得住無?

網上經常有討論話只要你戴機械錶,就可以輕鬆駕馭極寒天氣,關於這一點,英國冒險家Sir Ranulph Fiennes曾經在著作《Cold : Extreme Adventures at the Lowest Temperatures on Earth》中提到,他經歷過98%都是石英錶的時代,用石英錶挑戰極地的確有些缺點。

Sir Ranulph Fiennes

這位偉大的冒險家在書中論述,一來,石英錶以電池驅動,電池對低溫環境比較敏感,其效能很可能被減弱,所以電池驅動的腕錶表現並不理想;二來即使有太陽能驅動的腕錶,其Solar Panel也有可能因極大的溫差而斷裂,影響腕錶的可靠性。

所以他選擇了機械錶作為冒險夥伴,但機械錶也不是完美,例如機械錶內的潤滑油,有可能因低溫而變得厚實,使機械零件運行得不暢順,結果令腕錶走得更慢。但這個問題可以靠設計來彌補,如那時候的Rolex Explorer II,用家可要求錶廠採用特製潤滑油,令腕錶在零下90度的環境也能如常運作。

Sir Ranulph Fiennes親身戴過去極地的錶,除了Rolex,還有Kobold,後者的Polar Surveyor Chronograph同樣有特製潤滑油,而且腕錶採用航天級數的鈦金屬,對極地的嚴寒天氣是較佳的選擇。因為這種鈦金屬擁有比不鏽鋼更低的導熱率,接觸皮膚時,比較不易粘住。

歷史上除了Sir Ranulph Fiennes,也有很多人戴着機械錶到極地探險,如Sir Edmund Hillary戴着Smiths Deluxe勇闖珠峰(他的同伴Tenzing才是戴Rolex)、Reinhold Messner也手戴Omega Speedmaster Professional成功征服珠峰。

Reinhold Messner

近代新物料的應用、科技進步令腕錶在極地的表現更加可靠,抗寒、抗磁、耐衝擊、防水、準確計時,一切功能應有盡有。話題回到香港,雖然話香港濕凍凍絕全球,但老實講,這種冬天,將金屬帶換做皮帶其實已很足夠。

你無估錯,首次約會揀飲啤酒通常都中伏!
watchesandwine
【情人節前必讀】首次約會時,最差的酒液選擇
22 Jan 2018
個個都買 45mm,唔通個個都啱戴 45mm 咩!
watchesandwine
【最緊要識揀】大錶當道,其實腕錶揀咩 Size 先最適合自己?
22 Jan 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