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 SKIP }
文:MenClub Mean娜  圖:MenClub
POSTED ON 24 Aug 2017

人生總需要經歷各種甜酸苦辣,熬過了,便會成長,所以有時候,我們會害怕成長,因為人總會害怕未知的事物,安於現況。但泳兒卻不這麼認為︰「我沒有去想怕不怕成長,因為我認為假設當下有一件很難處理的事情,當我處理完畢,便會有更好的事情等待我,所以我不會害怕將來有什麼未知數、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等待你,反而覺得經歷了不好的事情後,我成長了,我會在這經歷中,學到東西。但如果一個人不成長的話,你永遠處於一個沒經歷的階段,會令你的人生沒那麼豐富,所以我覺得應該要期待成長。」



泳兒自2006年出道當歌手,經歷了種種浮浮沉沉,在這次新專輯《Short Stories》裡,決定把自己的成長故事盡訴於歌曲之中︰「以往我的歌曲都以慘情歌為主,但當一個歌手或一個人去到某個階段時,你會多了很多不同的經歷和感受。我很想去記載這些事物,我覺得作為歌手是很幸運的事,因為我可以把這些感受記載在音樂裡頭,我亦很想在我的音樂裡,帶多點Message給大家。」


當了歌手將近11個年頭,泳兒怎麼到現在才願意敞開心扉呢?「我想因為在過去一年,自己工作上、家庭上、愛情上都有不同的體會,種種點滴都很深刻地記在我心裡,於是便透過歌曲當成自己抒發感受的渠道。」就彷彿自己的成長日記,不同的只是用歌曲記載感情。能夠唱出自己的故事,相對過往唱出別人的故事,泳兒認為別有一番感覺︰「唱自己的故事時可以更快去投入歌曲當中,因為如果唱別人的故事時,要深入了解別人的世界,然後把別人的事情當成發生在自己身上。但如果你親身經歷過後,無論出外作宣傳,還是和作詞人討論想寫什麼東西時,都可以很快地中Point,不用兜圈想像自己是慘情故事的女主角,反而自己本來就是《Short Stories》裡面的主角。」





《Short Stories》是泳兒的成長故事,而人總有不同的成長階段,專輯裡的歌曲又分別代表泳兒哪些階段呢?想不到她這樣說︰「我想放自己最Update的狀況在歌曲裡頭,因為我是一個Short-term memory的人,可能四、五年前很深刻的事情,四、五年後便會忘記當時很深刻的感覺。所以現在的音樂作品中,都會隨自己感覺去做,像活在當下一樣,把當下的感覺記在歌曲裡。」其實在這11年裡,泳兒確實成長了許多,她自己亦這麼認為︰「表達方面有最大成長,因為我屬於一個較內斂的人,可能身邊的人要認識了我好幾年,才能夠慢慢了解我的世界。而我又較少主動向人表達自己感受,但當慢慢成長以後,有時候便必須主動向作詞人及監製訴說你的感受。這是我在這十多年內慢慢學習、慢慢成長的事情。」


這段時間,泳兒一步步成長,縱然許多事情能處理得更好,人也愈漸成熟,但她亦未滿足︰「我希望自己會愈來愈愛自己,很多時候生活上可能遇到不如意的事情,可能會覺得是自己不夠好、自己可以做得更好,或者有些人會認為我的際遇不夠好,但我認為首先不要去和別人比較,然後我希望在成長裡頭回望過去,其實當初遇到的不過是小問題,現在想起來會認為當初不應如此擔心,我想這就是我的Better Me。」






其實人生裡頭,一定會有得與失,就像泳兒所言,當一個歌手,可能得到許多人的掌聲、得到許多人的支持,但同時會失去許多和家人一起的時間等等︰「我覺得人生裡不能說到底是Positive或Negative,當你是一個成人,你會成熟了,懂得去想很多事情,懂得去面對很多問題;但當你是一個小孩子,你又會擁有一份珍貴的純真……我覺得有時候做人不可以回望過去,因為過去已經是一個過去式,做人應該要向前看,應該常常覺得,前面有更好的事情等待著你,不要認為自己已經失去了許多事情,因為這樣的人生態度會很不開心。」



Hair: Lupus Chui@orient4

Makeup: 木子維納Vena

Top: Kate Spade New York

venue:Porter House


看來當時後藤亞由美在公司交流會揮出的一拳,揮得剛剛好。
people
揮出全勝一拳 - 後藤亞由美(Ayumi Goto)
25 Sep 2017
丞琳說︰「每一個每一個Take之後,他(導演)的要求會愈來愈高,然後你就可以感受得到他的希望,覺得一天都背負著他給你的壓力,所以他才是片場上最可怕的鬼。」 ... ... ... ... ...
people
「他才是片場上最可怕的鬼。」——《紅衣小女孩2》程偉豪、楊丞琳 ...
21 Sep 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