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 SKIP }
文:MenClub 魏文青  
POSTED ON 28 Aug 2017

燈紅酒綠、聲色犬馬、紙醉金迷、耳鬢廝磨,大概是男人對「歡場」恆久的印象與幻想。由青樓、舞廳、夜總會到夜店,「歡場」就像是一個性感誘惑而且神秘的美女,歷年來以不同造型靜候有膽色、有本錢的男人去敲開那道藏於雙腿之間的大門。

但當然,不是每一個人都有這樣的膽色本錢機會進入這個神秘花園,在花園外窺看的人也不見得每一個人都帶著齷齪的想法,更多的只是希望八卦一下大門內發生的花邊新聞。亦因為如此,以「歡場」為主題的電影系列幾乎每幾年就重來一次,甚至還反映了當時的歡場文化。而最新的,就是以「私竇」為題材的《私人會所》。



「其實電影是有循環的,五年、十年就有小循環、大循環,而這一類講夜場、靠夜場講當今生活、女生的心態行為的電影,可能以前有《星星月亮太陽》或者《應召女郎》講夜總會,近年的又有《喜愛夜蒲》講去蒲、或者《同班同學》講援交。而私人會所其實就即係私竇,即是一些只限會員、在一些商業大廈中的高級夜總會。」《私》的編劇筆華棋說到。

「但我們覺得只寫私竇,故事又有點太單薄,於是又去想現實中去這些地方娛樂的究竟是什麼人?無獨有偶地原來有很多金融人士,莊家、炒家、Fund佬、Trader之類的。這個世界再加私人會所的世界就會幾精彩,所以就有這個故事的誕生。」



而將自己第一次正式演戲的寶貴經驗交出來的陳詠謙,就對「私竇」有這樣的感觸。

「簡單一點來說,你付多一些錢,女生就靚一些,就是這樣而已。例如我拿一千銀去夜總會玩的,那我就會得到一個非本地、非台灣、非日本,全都是來自某一個國家的女生陪我玩;但如果我一晚玩十萬蚊的,那就可能有香港的女生,甚至是上電視的、做空姐的、教書的。說到尾就是將貨就價,私人會所就是一班有權力有財力的人聚在一起,又消費得起,要用靚的玩靚的,順便傾生意。我的理解就是這樣。」



曾經為編寫劇本而訪問過私竇客人的筆華棋更道出當中的秘密。

「大家心目中的『出去玩』,就是我付錢有女生陪,但有什麼女生會在這裏工作呢?她們的心態是什麼呢?而她們不是編寫了一個故事去跟客人說,而是真的『我在銀行上班』、『我在幼稚園工作』或者『我是教琴的』,林林總總各類職業都有。她們的收入也不一定是低的,可能都有幾萬蚊一個月,那她們為什麼會來工作呢?來到又要做什麼呢?很多人以為夜總會就是攬攬錫錫,灌醉了之後就同『媽媽』說要拿手袋出街,但原來在私竇是不容許的。當然有人會偷偷地做,但絕大部份都不會。」




「聊著聊著客人就會發現,這個女生又靚又乖又有學識,為什麼會在這裏工作呢?於是下次來又會想找這個女生,然後就形成我很多朋友所說,一種拍拖的感覺。其實這是非常諷刺的,『拍拖』是如果我喜歡你,問你拿電話,行街睇戲食飯,這就叫拍拖;但原來當你很忙、或者很有錢,你的『拍拖』原來是來這些地方,因為你不想去問女生拿電話,或者給女生卡片叫她打給你,因為很多時會行不通,而他們的時間太寶貴了,他們想撇除所有的『行不通』,於是付錢、坐低、聊天,成就成,不成就下次回來。這些是因為片長關係不能很清楚地介紹的,但我覺得是這個社會荒誕的一面。」



「例如我聽朋友說過有一個人,五十來歲、胖胖的一個男人,沒什麼朋友的,每次去都是自己一個。他很喜歡這間會所裏的某一位女士,於是就追求她,帶她去澳門賭錢,贏了錢就一定會行入名店買東西。那我朋友就問我,覺得他們可以買到幾多錢,那間名店大家都認識,C字頭的。我說一百萬吧,朋友說不是,是二百萬。然後下次他又想去澳門,就叫那女生把女性朋友、同事都帶去,於是八個女生一起去澳門,在夜店與那男人第一次見面。那男人拿出一疊一千蚊紙,每個人就派了八千、一萬元,叫女生們自己去玩。我就問是不是要她們招呼他的男生朋友、客人之類?又不是,他就只是坐在那裏,不喝酒不做什麼,就是看著她們玩。他看到她們玩得很開心,他就很開心了。」

「其實說穿了,能這樣派錢、二百萬都花下去的都不會是窮人,他們會不會都是寂寞的呢?因為他們在現實中可能都是生活在一個爾虞我詐的圈子之中,人家過來認識我是不是想找著數呢?那我寧願是我擺明給你著數,你不用來呃呃氹氹,可能他們會舒服點。」



「看他們想要什麼吧?」在戲中飾演「失匙夾萬(家裏很有錢,但自己沒份用的富二代)」的阿謙補充道。

「如果他純粹是想摸摸揸揸,睡一晚,那目標明確,花他花得起的錢,那一晚找到看得上眼的女仔,然後過得開心,第二朝起來朝氣勃勃的,那不是很慘而已。但如果你下去是想找真愛,或者是想用錢買人家的尊嚴來填補自己的人生空虛,那就當然是慘了。剛剛聽你說,怎樣花錢去追個女生,那我又不覺得那些本來是用來做善事、要去山區起學校的(笑),只不過在這個財富轉移的過程中,是可以分配得再妥當些吧(笑)。」


Editor:魏文青

Photo:Sam @ MenClub.hk

Video:Kay、Dave @ MenClub.hk

Venue:GoGo Snaparty












看來當時後藤亞由美在公司交流會揮出的一拳,揮得剛剛好。
people
揮出全勝一拳 - 後藤亞由美(Ayumi Goto)
25 Sep 2017
丞琳說︰「每一個每一個Take之後,他(導演)的要求會愈來愈高,然後你就可以感受得到他的希望,覺得一天都背負著他給你的壓力,所以他才是片場上最可怕的鬼。」 ... ... ... ... ...
people
「他才是片場上最可怕的鬼。」——《紅衣小女孩2》程偉豪、楊丞琳 ...
21 Sep 2017